非好人,但有自己的原则。

更新不定,为梦想而努力中。

能接受就进来看看吧。

CP@清航

恋爱裁判(上)

配乐《恋爱裁判》(伊东歌词太郎的)

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表面吊儿郎当的外国公子哥恺撒X表面冷清冷心的正人君子楚。

互相吸引,互相排斥。

1000+

因为24号要更3篇2000+的文。

所以只有上中下的恋爱裁判大概占3000+字。

另外一篇叫《诚于自由与爱》。

链接走评论
❤️👌

又一次的文风新尝试(有后续还没写)

在盛夏的傍晚。

他决定离家出走。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反抗与叛逆,但在十五岁的少年眼里却悲壮得宛若利箭射穿阿喀琉斯之踵①。

事实上,这不是楚子航第一次想要离家出走了,只不过这一次事态实在是发展得过于严重,以至于他的父母强硬地要求他放弃自己的梦想。

因为他的梦想实在是不现实到让他看起来像逐日的夸父——倒不是他的梦想有啥问题,他的梦想是倾尽一生去周游世界和在世界各地探险,好吧,其实有点问题,但最严重的无非是这与父母对他的期望完全不同——楚子航从小就成绩优秀,在这个偏远的三线小城市里,这对夫妻自然对楚子航抱着他考上985然后衣锦归乡的祈愿。

他们自楚子航路都走不好的时候就天天盼着他多读点书、多练会小提琴——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重回奥林匹斯的赫菲斯托斯一样——事实上他们的盼望也真的实现了,楚子航甚至在去年的高三上学期就因为竞赛得奖的事被保送了。

这件事让他们又开始不顾楚子航的想法,畅想着他们儿子的美好未来,都是老百姓心中认定的美好未来,譬如买个房子、娶个有文化的漂亮老婆之类的。

但很可惜的是,楚子航并不打算在顺着父母的意,过完平淡的一生了——这不是他所期望的人生,他仿佛是海底的可燃冰,冥顽不灵地固执地守在人类触不及的深海,不愿浮上海面作普罗米修斯的火种,只愿意随着海洋的变化更替消亡或长存——因为这是他自己的意志。

于是他决定离家出走,学校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去了,大多数时间他都在家里自习,他还是打算读完大学的,只是不准备去其他公司实习或者在本科毕业后再深读下去。

学习确实是有趣的,但为了自身生存的学习却不是。

他走在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想,思绪乱得像被枝叶打碎的阳光,又轻飘得像草地上的蒲公英。

他许久没感受到这种自由了,思绪像被释放的流水,奔腾而清澈,仿佛天堂鸟停息在他的肩头,鸢尾花在眼前盛开一样②。

楚子航深吸了一口气,清新的空气充盈了整个鼻腔,远处的太阳缓缓落下,剩余的阳光被涂上紫红交融的油彩。

这是自由,是他所追求的缪斯。

①:阿喀琉斯,是凡人珀琉斯和美貌仙女忒提斯的宝贝儿子。忒提斯为了让儿子炼成“金钟罩”,在他刚出生时就将其倒提着浸进冥河,遗憾的是,乖儿被母亲捏住的脚后跟却不慎露在水外,全身留下了惟一一处“死穴”。后来,阿喀琉斯被帕里斯一箭射中了脚踝而死去。

②:天堂鸟与鸢尾花都象征着自由。

见神

我少年时,曾觐见过神祗。

——前言

太守庶子(后太子心腹)恺X太子楚

走向:恺→楚,恺↹楚

燕镇的夏天大抵称得上是天底下最凉快的,故而当朝皇帝的避暑宫殿就建立在燕镇的麓华山上,那处宫殿原名“嘉荫殿”,但因麓华山太过有名,世人无不称此宫殿为“蔍华行宫”。

其实这燕镇说是“镇”,却只是名字是“燕镇”,并不等于是个小镇,这燕镇啊,燕通嬿,曰“美好”,镇则取“安定”之意,为先代郡守所取。

且燕镇位于四方往来之中心,为商旅所爱,古来几百年,竟是发展得百姓皆安乐富足、宅邸房屋无不精美壮观,更是被《奇乡志》夸为“人杰地灵、物华天宝”,故燕镇之名,亦为天下所知。

此日正值夏日,燕镇的气候冬暖夏凉,在京城人人不愿上街的日子里,仍然凉爽如春季中旬,风和日丽。

一处客栈前头搭着供商户路过时小憩的小棚,太守家的庶子穿着件锦鲤戏水图的灰青色圆领袍,懒洋洋地趴在棚底下的木桌上——今日他是来视察这家店的,但显然他并没有此意,仍自顾自的半眯着眼睛假寐。

令人惊讶的是他居然有张高鼻深目的洋夷脸庞,那头金发如阳光般闪耀——这太守庶子竟是个洋夷之子——路过的行人都只匆匆走过,瞄他一眼,显然都习以为常。

别看这里的太守现在德高望重清心寡欲,年轻时他可是最爱“怜香惜玉”,早年得了个罕见的洋夷,竟一时不注意让她得了子嗣——原是要打掉的,但那年太守母亲患重病,燕镇麓华山上的方丈劝太守“慈悲为怀”,才得让这个庶子生下来。

——tbc

通告

8.24的时候大爆发

三篇起码每篇2000+的恺楚小甜饼

请注意查收❤️

和我交往后的好处

恺与诺未在一起设定。

这一天早上风和日丽,晚上月明星稀。

恺撒选择了在晚上跟楚子航表明心意。

他单刀直入:“楚子航,我的宿敌,和我交往吧。”

被叫出来还有点懵逼的宿敌先生:???

他懵了好一会,又抬头看看在他眼里此刻脑子有点问题的恺撒,确认了不是幻觉后。

很礼貌地,拒绝了。

“抱歉,我以为你对我并没有那种意思,更何况昨天才是自由一日,我们刚刚打过一架。”

恺撒皱了皱眉头,很认真很真诚地向前了一步,声音变得很温柔:“因为我是从昨天才发现我居然没有办法能把视线从你身上移开。”

楚子航也以讨论学术的态度,认真对他说:“那是因为昨天我是你最大的敌人,你怕我会胜过你。”

恺撒又往前走,这次他很大方地往前走了好几步,紧贴着楚子航,这让楚子航意外有点紧张,这是自他被无缘无故叫下来后,第一次开始紧张,但他秉着气势不能输恺撒的想法,并没有往后退,而是认真地抬起眸子,安静的凝视着恺撒。

恺撒微低下头,那双冰蓝色的眼眸充斥着缱绻的温柔与闪闪发光的诚恳,他同样安静地凝视楚子航:“但那样的话,我绝不会想吻你。”

他停了几秒,不知想到了什么,视线越发紧凝,偏浅的眸子突然黯了下来,沉着欲与情。

“想疯了一样的想吻你。”

——。

——……

——咚。

——噗通。

楚子航往后退了一步。

他开始有点慌乱起来,但眼神还是倔强地和恺撒凝视着,眉心微皱。

“跟我交往吧,”恺撒不依不饶地再继续往前,“跟我交往一定体验很好。”

他在不要脸地自卖自夸。

楚子航脑子里蹦出这个认识,平日的话本着多年的积怨,他一定会嘲讽出口,言简意赅,却力图给恺撒致命一击,然而此时他脑袋有点发热,搅成一摊浆糊,什么也说不出口,最后竟有点丢人地磕磕巴巴才问出一句话:

“有…什…什么好处吗?”

“有啊,”恺撒再往前一步,步步紧逼,楚子航平日里能轻松而歉意地拒绝无数女性,此刻竟因为宿敌的突如其来而措手不及,狼狈地被逼到角落,“你看我长的还行,家里还有点闲钱,个子高,而且——”

他拖长了语调,低下头凑到楚子航耳边,亲昵地讲完剩下的话:“还活好不粘人。”

楚子航被这种老流氓气息十足的话给惊到了,国内乖宝宝好学生多年国外杀胚形象深入人心的楚子航第一次见这种凑不要脸,竟然没第一时间推开恺撒。

恺撒凑的更近了,他几乎是与楚子航贴着脸,鼻尖亲昵地碰在一起,他又开口讲话,说话时的呼吸与楚子航轻轻的呼吸粘在了一起,那种温热渗进了楚子航的皮肤里,烧的他脖子红了起来。

“而且我可以对古罗马的诸神、英雄,”他的唇几乎要印在楚子航的嘴唇上,“上帝,中国的所有神仙起誓,我会永远爱你,并且永远只对你有绮念,永远只想和你上/床,永远只对你绝对坦诚。”

“我爱你。”他轻轻吻了下去。

楚子航没有制止,任他撬开唇缝。

就当他俩都傻了,一个傻到突如其来地爱上宿敌,一个傻到接受这份爱。

——因为我也爱你。

【后续】

“而且你和我在一起,等我老了,我头发就花白了,到时候就可以戴上美瞳假装自己是个中国人,”恺撒侃侃而谈,“外国人看腻了,但是长得像外国人的中国人可是很新鲜的,到时候你就可以有一个被街坊邻里赞叹的男朋友了。”

说完他还得意洋洋地看向楚子航,无一丝心虚与害臊。

“这不是只是单纯的骗人吗,”楚子航无奈地看向他,并决定暂且不鄙视刚交的男友,“那我跟你交往你有什么好处吗?”

恺撒困惑的看着他:“你都跟我交往了,我还要什么好处?”

“你不就是最大的好处吗?”

【最后的花絮】

恺撒深夜告白宿敌楚子航并与其热烈深吻的视频在楚子航和恺撒不知道的时候,上了学校BBS的热度第一,并持续了一整个月。

因为这场在自由一日之后突如其来的交往,实在是过于劲/爆,许多人纷纷表示我的妈呀,一时之间,竟炸出了许多罕见而令人发指的罪恶表情包。

路X非同学在此次事件中被伤得一塌糊涂,据传是因为此次事件中的表情包,竟有半壁江山是他的。

以下是他的采访——

路X非先生:“打码,要脸。”

“我再也不会相信友情了。”

苏女士对此有不一样的看法:“我强烈要求学校法律部的同学介入此次事件,我怀疑自由一日的‘获胜特权’范围包括男性,我也有理由怀疑会……楚子航先生是迫于无奈与诚信而被迫答应。”

旁边的陈女士不屑地哼了一声,并表示“我认为这对狗男男早晚得在一起祸害黎民百姓。”

本部记者:“那么几位都是单身吧?”

因为不明原因采访到此结束,我们会竭力为民众服务,继续给大家带来精彩的报道,请继续支持我们。

——《卡塞尔日报》

〈卡塞尔官方BBS上〉

〔HOT!〕惊!有一名新闻部的作死分子进入了医院!并且与他先行一步进入医院的新闻部部长作伴进了同一个病房!到底为何近日新闻部频频出事呢?

拒绝白嫖,从我做起→想要小红心

一个脑洞(毒)

出完任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楚子航背着自己为了出任务装村雨新买来的钢琴盒,缓缓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自从那一年被芬格尔当成煤球洗之后之后他就行事小心了很多,尽管仍常有熟人说他“行事过于简单粗暴”,但好歹是没有再因此上过报纸了。

今天的混血种血统意外的很高,这让他有点负伤,但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这些年来来去去,楚子航受过的伤多了去了,小到幼时不小心被桌角磕痛的手肘,大到后来差一点就送他去见地府的致命伤,就这点伤甚至让楚子航觉得不如先去吃个晚饭再处理也行。

这样想着,他背着个琴盒,套着件风琴褶的白衬衫,沿着街道慢悠悠地走,试图找寻路边的美食,可能是他很少这样悠哉悠哉地逛着,浑身都透露出一种放松悠闲的感觉,少了平日里总带着的冷清缄默,看着更像个艺人,街上的行人总不免多看他一眼。

这条街不宽,还有点窄,因此行人不多,但却很热闹,街边开满了店,有洗衣店、美发店、打印店等,最多的是饭店。

此时临近傍晚,所有店都打开了灯,是那种很温暖的橘黄色的灯光,街上弥漫着饭香,有孩童笑嘻嘻地玩闹,楚子航一路走来看见不少大爷大妈乐呵呵地坐在街边吃饭,挤作一团边吃边唠嗑,还有不少老人凑在一旁打麻将下象棋,大家都在笑。

他的视线掠过了沙县小吃、火锅店、广式烧腊饭,最终停在了一家大排档上——并不是因为他想在那边解决晚饭,他一向少吃路边摊和大排档——而是因为某个眼熟的背影大大咧咧地坐在大排档最外面的小木桌旁,穿着老头衫和大裤衩,耷拉双土黄色的橡胶拖鞋,有一下没一下地挥动手上的蒲扇,要不是楚子航看见对方那头显眼的金发,可能就真的以为是位出来吃大排档顺道享受生活的老大爷了。

P.s:绝版恺撒,了解一下。

要脸的某位说要弄手书的人为了防止自己半途而废被打硬要我匿名

👌

这个操作还行。

背影•杂谈

你是我脑海里漫游的梦与花,是清泉,是流水,是柳絮,是春枝上的嫩芽。

——曾献给某人的诗。

我喜欢写这样的感情,特别喜欢给恺楚这样一段恋情。

这段恋情是浮夸的,虚无的,梦幻的,空想的,是世人总以为的不可能。

然后它又是这样的真挚而诚恳,如热乎乎的煎饼。

它现在仅存在我的脑海里,和那些同我一样爱写些“不切实际”的事物却又过于可爱的人们的脑海里。

漫无边际的宇宙,偌大的银河,银河里沧海一粟的太阳系。

太阳系里独一无二的星球。

这星球上独一无二的你。

我喜欢这样的恋情,可以说,我喜欢看旁人矢志不渝地谈恋爱。

我喜欢看到楚子航走在恺撒身后,慢悠悠地走着,也许背景是在放学的操场上,楚子航在恺撒身后数着步子,背着个书包,头发服服帖帖的,表面上看着是个四好青年,可楚子航酷酷拽拽地单肩背包,又感觉让人有点不好接近。

人潮拥挤,周围的人群挤在一起,大家一起慢慢地走向校门口,偶尔有人急着回家,匆匆忙忙路过楚子航身边。

但他眼里只有恺撒。

因为他心里也只有恺撒。

闪着白光的路灯,昏暗的道路,楚子航听见他人在谈今晚的作业,昨天通宵打的游戏,在有点远的地方吃到的好吃的麻辣烫,和走在前面,随着风传达的歌声。

恺撒戴着耳机,鬼鬼祟祟地躲在年段里最高的男生背后,轻轻地哼歌,他的金发因为在昏暗的环境下,没了平日的闪闪发光。

但他的发丝在路灯照耀下,轻涂上银粉,淡抹着星光,就那样轻微的闪烁着,如同深蓝穹顶上的亿万星辰。

楚子航在背后听他唱歌,看他漫不经心地走路,视线从柔软的发顶,慢慢移向少年发尾处有点硬的发茬和修长的脖颈,然后是比楚子航略宽一些的笔直的肩膀,隔着白衬衫都能看见的曲线清晰的蝴蝶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宛如扇动的蝶翼。

紧接着是少年精瘦而结实的腰腹,楚子航借着苍白地亮着的路灯,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衬衫里无一丝赘肉而流畅的腰部线条。

视线最后停留在笔直有力的双腿,那双腿带着少年人的纤细与活力,修长而完全称得上是漂亮。

这些零零碎碎的细节,全都拼凑在了一起,构成了少年挺拔的背影,糅合着浅淡的光与影,并着夏日的晚风,突然撞进了整个宇宙。

楚子航突然喜欢上看恺撒的背影。

P.s:今日份的恺撒是夏风与光、星星与歌的少年。

真相是真(上)

偶尔会客串一下投资的电影的商界大佬恺X年纪轻轻就为了养老拓展戏路磨练演技的小鲜肉楚。

短篇,三发完,小甜饼。

链接走评论👌

心灵墙壁•设定2

设定1/世界观与剧情简介

新人类历001年,各国领袖在数次会议后,统一决定开启以智脑管理为中心的任务分配机制。
人类的「心灵墙壁」首次开始进化。

新人类历087年,由于太多具有「心灵墙壁」的「异种」涌现,人类与灵异事物的平衡被打破,人类陷入绝境。
为此,人类方在通过智脑计算与各国领袖商议后,开启了「诺亚方舟」计划,同年,开展「歌斐」项目。
人类的「心灵墙壁」发生二次进化。

新人类历100年,为了避免拥有「心灵墙壁」的「异种」泛滥,开始在所有现存人类体内植入「引爆器」①,当人类死亡后,「引爆器」自动开启,这一举措阻止了「异种」的不断泛滥,同年,人类开始了反击。
因此,人类的「心灵墙壁」在发生二次进化的同时开启了「三次进化」。

①:在多次进行对「异种」的研究后,终于确定「异种」的产生是奠定于「心灵墙壁」的破损程度。

死时「心灵墙壁」破损程度少于60%的人类,其「心灵墙壁」于死后仍旧存在,并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存,将会释放其组成成分——被命名为「蓝图」的特殊未知高能粒子来修复人体的损伤,且这种粒子产生的能量居然可以复苏人类的“生命”。

但同时由于「心灵墙壁」与人类的存亡息息相关,人类死时的精神崩溃引起「心灵墙壁」的大幅度扭曲,从而导致了复苏后的人类产生了质变,但究竟为何「异种」会选择站在灵异事物一方对抗人类,于新人类历150年确认记载仍然没有头绪。

而「引爆器」,则是基于高能粒子「蓝图」所构建的针对性特殊“炸弹”,同时由于「引爆器」破坏的是「心灵墙壁」,所以保障了肉身的完整。